•       我不知道如果现在给一年多前的自己发一条短信,告诫自己说,不要做“每天给MOMO拍照并且放到微博”这件事的话,那么我现在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呢。。。

          这样假设并不是说我后悔做这件事,而是想表达,这件事...

  • MOMO 365

    2011-11-20

          日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变得很平凡,日历一张接一张的被撕去,小时候还会用来折折纸飞机,比比看谁的那一架会飞的更远些,而现在,撕下来的纸大都被用来吐吐瓜子壳,然后随手一捏,扔进废纸篓。。。
          时间仿佛过得越来越快,那把杀猪刀不光光在风化着我们的面容,同时也在摧毁过往的记忆。记得我小时候,爸爸很喜欢给我拍照,那个时候的黑白照片,到现在我还能翻出很大一本来,而自己到了青春叛逆期的时候,却没有理由的开始抗拒拍照,现在已经想不清那时是出于何种变扭的理由了,只是回过头来看,在那种胶片时代里,我错过了用一种珍贵的媒介来记录自己最美好岁月的机会,而且,再也没有办法回去了。
          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       “我今年已经30了,真是令我失望。10岁的时候我一直无法想象自己30岁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结果30岁之后对着镜子仔细地端详之后,才发现我居然变成了一个俗不可耐的欧吉桑。唯一让我略感安慰的就是我的心还是跟年轻人一样干劲十足,绝对不会有那种不知道应该要做什么才好的情况发生在我身上,一直到现在我还是有许多想做而至今尚未付诸实行的事。不过这些大多是不可能实现的空想,所以我现在最希望达成的目标就是一直到死的最后一刻都可以让自己保有一颗年轻的心。”-----富坚义博
          上面这段话应该是富坚90年代说的,可我最近才看到。
          今年上海的作文高考题叫做:“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不会过去。”其实每年高考的时候,我都会关心一下作文题,然后设想如果自己是这一年的考生,然后应该怎么找切入点才好。大概是语言功力逐年退化吧,或者是没有那种重压之下的临场感,总之最近几年我每次看到作文题的时候,都会觉得我应该会两眼一翻然后投笔弃考了吧。。。
          像今年这样的命题,一直呆在温室里的莘莘学子们,没有什么阅历积累的话,要怎样才能写出有深度的内容来。
          气象预报说今天入梅了,雨从早上就开始下了,只是一直很闷热的样子,我仿佛又可以看到潮湿的墙角长出的菌菇来,就好像是从人心里长出来的魔物一样。其实我一直是靠气味来辨别季节的,固执的认为每一个季节都在空气里散布了一些特别的味道。虽然今年的上海早早就宣布入夏了,但我始终没有闻到属于夏天的燥热味。当然梧桐成荫的余庆路一直都是见不到阳光的,所以我只有靠上下班骑着电瓶车的时候去分别气味有没有发生变化。
          上个月的时候,亲爱的外婆离开了我,尽管心里时时刻刻都在回忆我与外婆的点点滴滴,但是什么都写不出来,心情有时候也是不能复刻的。这一次妈妈倒比上次外公走的时候理智了很多,没有再撕心裂肺的嚎哭,也没有扒着棺木不让人推走。外公离开的时候至今也有7、8年了吧,岁月的痕迹烙印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和心里。
          最近开始在微博上记录一个主题叫做“熊的梦想”,有时候一闪而过的念头,就像一个美丽的氢气球,如果我不记录下来,也许她就会越飞越远最终消失到连我自己都不记得,而如果我可以收集起来的话,也许她们有朝一日能够带我一起飞上蓝天。小小的愿望,大大的梦想,即使不能实现,但我也不想忘记。
          15周年的时候,羊说一起去一次南京吧,回去看看当年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地方。我说不记得了,也不想去。好奇怪,为什么有些东西就这么忘记了呢。
          必须记录的还有一个变化是,我开始早起遛狗了。于是几周下来,每天早上六点左右就能自然醒了,好像中彩票一样突然对多出来的早晨时间感到惊喜,原来早上可以如此的悠闲,吃早饭,看电视,甚至看漫画书。。。
          我很高兴,很多人都以为我很年轻,或者虽然不年轻但是个剩女,但为人正直的我还是要悲痛的重申一下,别人三十而立的时候,我却依然横躺在床上整日做着属于自己的梦,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 五月病

    2011-04-21

          有时候人是可以一瞬间安静下来的,安静到可以去做一些很久没有做的事情。比方说我忽然在一个阴郁到不行的下午听到了一个觉得很温柔的声音在唱歌。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只要想停下来休息一下的时候,眼前总会闪现出在极冷的天气里,我在黑夜里,站在北海道的知床半岛,抬头仰望天空,可以用硕大来形容我所见的北斗七星,以及那我认为是银河的璀璨星群。直到现在,我仿佛还能感受到彼时彼刻的心情波动,天空是如此的震撼,对于当地人来说,是司空见惯的甚至不能说是美景的景色,而对我这个闭塞的人来说,这么多年来终于能够梦寐以求的看到群星,实在难以用文字来表现当时的愉悦?激动?或者是终于发现人在自然之中的渺小。
          我总是喜欢看星星,仰着头,贪婪的追寻每一个星星闪烁着发出的光芒。可我也不知道那些多少多少年之前散发出来的星光究竟有什么魔力和意义,吸引着我不由自主的一直想要看着他们。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不能解释的东西,也有太多我不能理解的东西,想到这点的话,就有一点点的丧气,觉得我到底在纠结些什么。
          其实我并没有遗忘这里,我只能解释我的blog之心在我目前宠信微博之心的冷淡下,自我封印了吧。。。blog真是个傲娇的存在,自己都分不清什么是想给人家看到什么是不想给人家看到的。明明是公开的,却又是冷清的,明明是没人看的,却好像又有人来过的样子。
          也许我还是不知不觉中向电波族进化了吧,终日被封印在自己构造的世界里,开心的荡漾着,根本不想去找通往外界的出口。虚构的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就像盗梦里天马行空般随自己喜好所创造出的空间一样,美好的令人忘记了什么是残酷的现实。
          前些日子看了很多乙一的书,他的作品被人分为了黑/白两种,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基调。我很崇拜那些能用文字将情绪描述出来的人,所以我成不了作家,我可以吐槽,可以发牢骚,甚至可以描绘些负面情绪,但是我无法文字化快乐积极的情绪,明明很多时候我还是很开朗的。
          有了微博的日子,特别是开始上传MOMO照片之后,日子过得更是有规则了,甚至,连看片看书的时间都很有规律了,因为我没有多余的空闲时间可以挥霍了,我上班是为了赚钱,我赚钱是为了养家,养了家之后的钱用于下一次旅行;朝九晚五的时间我在上班,下班之后我先履行家庭义务,然后我开始和MOMO一起完成任务,剩下到凌晨睡觉的时间我才能看片子,而看书是在卫生间里完成的。终有一天,或者说已经开始了,我对这种接近机械化的规律又开始恐惧,但是还没有想到哪个环节是可以被打破的,应该说有些环节已经是牢牢缠绕在身上的枷锁,根本无法打破的。
          最近频繁看到一个名词,叫做五月病,百科的解释是:“别名叫"卸下重负型五月病",这是惟有在躁狂五月病型人的身上才能看到的症状。 很多躁狂五月病型的人经过艰苦不懈的努力,挤过高考的独木桥,在四月新学期开始的时候迈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校园后,没过多久就因为一下子失去了奋斗的目标,找不到自己人生的价值,而变得精神沮丧,萎靡不振。这种症状人们称之为"五月病"。”又是个从霓虹传过来的舶来词吧。明明我是很喜欢五月的,或许是周围那些病人们散发出来的磁场影响到我了,某些方面,我的体质是敏感的,比如天气,磁场之类的波动。
          说起来我很久没有做梦了,翻墙出去看了看,依然了无音讯的,应该是连异次元的连接点都关闭了吧。好吧,我也只有完全沉浸到二次元里面去了。。。
          从前我在太空舱/小角色一个我/流落宇宙某一方/
          全凭你夜看星光/黑暗中喜欢我/才令我绽放花火
          降落到你心窝/带点惊慌与错愕/难得这种怪兽/能获得肩膊
          还多麽感激给我大时代/流星中编织非一般恋爱/仍会记得/曾穿梭天与海
          如一天分开失散月球内/宁愿孤单都不寄望归来
          期盼这刻无休止的爱会被记载

  • 波のゆくさき

    2011-01-22

          因为身为执着的下载党成员,驴子里依旧每天在拖着各种各样的片子,但不知为何每天空闲下来看片的时间越来越少,于是硬盘剩余的空间也越来越小。很想找个空闲的周末午后好好的整理一下系统,拉开窗帘,阳光从窗外洒下来的时候,把电脑屏幕几乎晃成白色,就像现在一样,所以推说看不清屏幕,然后磨蹭磨蹭着,开始码字了。

          昨天和小学同学聚会了,吃了饭,唱了歌,还喝了点酒,于是有点晕眩感的回到家里,被羊在开心网上夸张的记录为“酩酊大醉”。我不想因为记录这件事写着写着又切换至怀旧状态,只是想单纯的表明一下,和十几年未见的同学小聚一次,还是很开心的。

          这几天上海又下了一场大雪,某一天的早晨特意晚了半个小时上班,带着MOMO到雪里疯了一会,拍了一些照片。我发觉我越来越喜欢拍照了,即使我什么参数都不懂,即使也没有别人想到来帮我拍一些。倒也不是享受拍照的这个过程,而是觉得当记忆卡里的照片在电脑上被读取的时候,似乎充满着各种各样惊喜与意外。我的意思是,比方说,看相机小显示屏的时候,好像觉得某张照片拍的不错,而放到电脑上的时候意外发现某个角落不下心拍下了一些与照片很不和谐的东西;还有一种情况是看小图觉得不咋样的照片,打开后意外发现虽然是糊掉的或者角度不怎样的照片放大后出乎意料的别有一番风味之类的。于是我觉得魅力就是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刻,我不知道被定格的场景,会是时间派送出的怎样一份礼物来给我留作纪念。有时候想想,照片也不需要全部是完美的,也需要一点有些缺陷却真实的碎片来帮将来的我补全我的回忆。

          每天帮MOMO拍一张照片并且上传的任务已经进行了2个月了,我觉得自己也要表扬下自己,请坚持!虽然有时候也会觉得每天下班回到家后空闲时间因为要拍照的这件事而变少了,可人却意外的感到有些寄托和追求了,这应该是好事吧。

          我觉得我终究是天蝎座的吧,无论怎么样,都做不到完全把自己的360°暴露在外,所以开心网也好,blog也好,微博也好,我都各自隐匿掉一些生活的轨迹,即使是把那些全部拼凑在一起,还是会缺失了一部分信息,但其实还是存在的,你们不用怀疑。

          最后记录晚了些,但是还是要说,《TV SPECial COLLECTION》真心给力,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循环播放,时间就像卡壳了一样……